經濟觀察
運營管理

香港的經濟數據

香港的經濟數據

香港的經濟

發展歷史在香港經濟發展的歷史中,經歷了兩次經濟轉型。

1950年以前香港經濟主要以轉口貿易為主。

從50年代起香港開始工業化,到1970年,工業出口占總出口的81%,標志著香港已從單純的轉口港轉變為工業化城市,實現了香港經濟的第一次轉型。

20世紀70年代初,香港推行經濟多元化方針,香港金融、房地產、貿易、旅游業迅速發展,特別是從80年代始,內地因素成為推動香港經濟發展的最主要的外部因素,香港的制造業大部分轉移到內地,各類服務業得到全面高速發展,實現了從制造業轉向服務業的第二次經濟轉型。

經濟結構香港經濟以服務業為主,與服務貿易有關的主要行業包括旅游和旅游業、與貿易相關的服務、運輸服務、金融和銀行服務及專業服務。

截至2005年,香港有85.3%的人從事服務行業,其中從事批發、零售、進口與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的占34.4%;運輸、倉庫及通訊業10.5%;金融、保險、地產及商用服務業占15%;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占26%;從事制造業的只占5.3%。

農業方面,香港主要出產少量的蔬菜、花卉、水果和水稻,飼養豬、牛、家禽及淡水魚,日常需要的農副產品近半數需中國內地供應。

經濟數據本地生產總值在2014年第4季較上年同期實質上升2.2%,而2014年第3季的升幅為2.7%。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本地生產總值實質上升2.3%。

經季節性調整而作相連季度比較的本地生產總值,在2014年第4季較第3季實質上升0.4%。

按本地生產總值各個主要組成部分分析,私人消費開支繼2014年第3季實質上升4.1%后,在第4季繼續增長,與上年同期比較實質上升3.8%。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私人消費開支實質上升2.7%。

按國民經濟核算定義計算的政府消費開支,在2014年第4季與上年同期比較實質上升3.3%,而第3季的升幅為3.7%。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政府消費開支實質上升3.1%。

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在2014年第4季與上年同期比較實質上升4.0%,而第3季則下跌3.3%。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實質下跌0.3%。

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中,投放在機器、設備及知識產權產品的開支在2014年第4季與上年同期比較實質上升1.2%,而第3季則顯著下跌11.9%。

另一方面,本地固定資本形成總額內的樓宇及建造開支在2014年第4季較上年同期實質上升7.1%,而第3季的升幅為5.0%。

在這類別內,私營部門的樓宇及建造開支在2014年第4季實質上升2.9%,而公營部門的相應開支則上升14.0%。

同期,貨品出口總額(包括轉口及本地產品出口)較上年同期實質上升0.6%,而2014年第3季的升幅為1.0%。

貨品進口在2014年第4季實質上升1.2%,而第3季的升幅為0.5%。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貨品出口總額及貨品進口均錄得1.0%的實質升幅。

服務輸出在2014年第4季較上年同期實質下跌0.7%,而第3季則上升0.9%。

服務輸入在2014年第4季實質上升1.3%,而第3季的升幅為2.1%。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服務輸出及服務輸入分別錄得0.5%及1.9%的實質升幅。

用作概括量度整體通貨膨脹的本地生產總值內含平減物價指數,在2014年第4季較上年同期上升2.4%,而第3季的升幅為2.8%。

2014年全年與2013年比較,本地生產總值內含平減物價指數上升3.0%。

經納入最新資料由后,2012年全年本地生產總值的按年實質升幅由1.5%上調至1.7%,而2013年全年的實質升幅則維持在2.9%。

至于2014年,第1、第2及第3季的本地生產總值按年實質升幅亦維持不變,分別為2.6%、1.8%及2.7%。

經濟地位香港是一個奉行自由市場的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其經濟的重點在于政府施行的自由放任政策。

美國傳統基金會1995年起、以及加拿大費沙爾學會1996年起發表的自由經濟體系報告,一直將香港評定為全球第一位。

2010年3月發表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第七次評分,香港位居第三名,僅次于倫敦與紐約。

于2011年,于世界經濟論壇的《金融穩定指數發展報告》中,香港排名亦是首位。

并且連續第18年獲得評級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系,經濟自由度指數排名第一。

香港是全球第十一大貿易經濟體系、第六大外匯市場及第十五大銀行中心。

香港也是成衣、鐘表、玩具、游戲、電子和某些輕工業產品的主要出口地,出口總值位列全球高位。

截至2014年,香港金融服務業從業人數達23萬,占就業人口6.1%,對香港生產總值直接貢獻16%。

此外,金融業間接創造了10萬個職位,也間接對本地GDP貢獻6%。

單是金融服務業所產生的稅收,已經高達400億元,從業員的人均生產總值,是整體經濟平均值的2.5倍。

從事金融業的人士,大多為學歷高人士,具大專或以上學歷的從業員所占比例達67%,相對高于整體經濟的35%。

另外,38%的從業員屬經理及專業人員,人數是所有行業合計的2倍。

由此可見,金融服務業肩負帶動香港發展成為知識型經濟體的重任。

貨幣香港的貨幣是港元(HK$)。

港元的紙幣絕大部分是在香港金融管理局監管下由三家發鈔銀行發行的。

三家發鈔行包括匯豐銀行、渣打銀行和中國銀行香港分行,另有少部分十元鈔票由香港金融管理局自行發行。

香港流通的鈔票的新凈程度一...

香港澳門回歸后經濟發展情況,請用詳細數據(經濟數據,國民生產...

一. 澳門于1999年12月20日回歸祖國。

在回歸前幾年,澳門經濟持續下滑,連續多年負增長,1996年至1999年本地生產總值連續四年負增長;失業率高企,1999年失業率高達6.4%;居民收入下降,1999年就業人口月工作收入比1996年還低。

整體經濟低迷,營商環境惡化,治安不靖,投資者卻步。

經濟連續七年保持正增長。

澳門回歸后,大約經過兩年的發展,到2001年本地生產總值基本恢復到回歸前的最高年份,即1995年的水平。

2000~2005年澳門本地生產總值年均增長率約為10%,其中2004年更高達28.3%。

2005年人均本地生產總值已達到約2.4萬美元。

2006年本地生產總值繼續保持良好增長態勢,預計將實現雙位數增長。

回歸以來公共財政年年保持盈余,2000~2005年5年間財政盈余合計約180 多億澳門元,而1999年前澳葡政府留給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歷年財政盈余只有20多億澳門元;2005年政府財政收入達282億澳門元,比1999年約翻了一番。

就業狀況逐步改善。

臨近回歸,前澳葡政府展開了一系列公共工程,回歸時,這些政府公共投資工程陸續完成,建筑業失業人員一時大量增加,加上當時澳門經濟尚處復蘇初期,致使失業率一度大幅上升。

2000年失業率曾高達6.8%,特別是建筑工人失業問題較為嚴重,并引發了規模較大的工人游行示威活動。

但隨著經濟逐步復蘇和好轉,加上政府推行促進就業的措施,失業率逐步下降。

2005年失業率下降到4.1%,目前基本上在4%以下。

與此同時,居民收入也有所提升,如2005年就業人口月均收入為 5765澳門元,比1999年增長約20從回歸前的連續4年負增長,到回歸后的連年跨越式增長,澳門的本地生產總值令人矚目,與此同時,澳門的失業率5年間大幅下降,令澳門居民真正享受到了經濟增長帶來的實惠。

據權威部門的統計,2000年至2002年,澳門經濟總量年平均增長率為5.6%, 2003年為15.6%,2004年上半年高達36%,預計全年將達到創歷史記錄的20%,增長速度令海內外刮目相看。

同時,澳門的失業率呈現不斷下降趨勢,從回歸之初的7.1%,降至2004年8至10月的4.7%。

2003年與1999年相比,GDP總額由490億澳門元(以下簡稱元)增長到633.7億元,增長30%,預計五年平均增幅超過10%。

政府財力穩定增長,財政收支連續四年保持盈余,累計達182億元(含土地基金110億元)。

進出口總額由338億元增至428億元,增長26%;外匯儲備逐年增長,到今年8月,達到388億元。

居民存款總額由842億元上升到1087億元,生活水平有所提高。

博彩旅游業穩步增長,入境游客總數由744萬人次增加到1189萬人次,今年有望達到1500萬人次;房地產市場活躍,成交量激增且價格持續上升。

二.回歸十年以來,香港經濟增長近50%。

本地生產總值平均每年實際增長4%左右。

由于回歸之初的幾年經濟動蕩,又受到亞洲金融危機的影響,經濟發展波動較大,因而十年來年平均增長率被拉低。

近幾年香港經濟維持強勁擴張勢頭,增長層面廣闊。

過去三年所見的增長,較1987年以來任何連續三年高于趨勢的增幅都要快。

在貿易方面,回歸以來,香港貿易總額基本呈現持續上升趨勢。

受惠于內地經濟蓬勃發展和美元轉弱令價格競爭力有所改善,香港的整體貨物出口(包括轉口和港產品出口)在2006年同比增長10.2%。

除貿易激增的推動力外,內部需求亦保持堅挺,整年均提供穩定而重要的增長動力。

香港服務業發展蓬勃,在東亞地區可謂首屈一指。

在1990年至2004年間,香港服務業平均每年增長7%,達11289.39億元,而同期間的名義本地生產總值平均每年增長5.6%。

因而,服務業占本地生產總值的比率有所增加,從1990年的75.4%增至2004年的90.0%。

在各主要服務行業中,以批發、零售、進出口貿易、飲食及酒店業和社區、社會及個人服務業增長最快,平均每年增值6.7%和8.8%,分別占2004年本地生產總值的27%和21.1%。

2000年至2005年,受到區域和全球經濟環境不斷改變,以及與內地進一步融合所推動,香港經濟結構持續向服務業轉移。

內地經濟發展蓬勃尤其為香港服務業提供了無限商機,同時,內地擁有大量低廉的土地和勞工資源,以及內地生產力不斷上升,也推動了香港經濟朝高增值發展。

2000年至2005年期間,整體服務行業在本地生產總值中所占比率由86.6%增至90.7%,而制造業及建造業則分別由5.4%和4.9%下跌至3.4%和2.9%。

中國官方經濟數據是否包含(港澳臺)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和“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有關原則,香港、澳門與內地是相對獨立的統計區域,依據各自不同的統計制度和法律規定,獨立進行統計工作。

如中國國家統計年鑒里的全國數據是不包括香港和澳門的數據,關于香港和澳門的數據是專門列章節的,數據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暨普查局提供,國家統計局進行編輯。

金融危機對香港實體經濟的影響

香港作為一個高度開放的經濟體,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機中難免受到沖擊,2008年第三季度統計數據顯示香港GDP季度環比增長率已連續兩個季度負增長,香港經濟在理論上已確認陷入衰退。

目前全球金融危機尚未終結,危機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仍在加深,預計2008年第四季度和2009年上半年香港經濟形勢將更加嚴峻。

中央政府日前公布了支持香港經濟的十四項政策措施,建議相關部門盡早落實,內地與香港特區政府和香港社會一道,共同推動香港經濟盡早擺脫衰退,走向平穩健康發展的軌道。

香港經濟受全球金融危機影響的程度和基本表現由于本次金融危機中心不在香港,香港投資者在美國次級債券上的直接損失并不大,而且香港具有良好的經濟基礎和充裕的外匯儲備,有比較完備的金融監管體系,有應對亞洲金融危機的經驗,有內地廣闊市場可以作回旋余地,因此,從整體上看,香港受全球金融危機的影響不算嚴重。

但另一方面,香港經濟規模小,開放度和自由度高,資金進出不受限制,因此難以避免在主要經濟領域受到金融危機的影響。

特別是隨著金融危機演變為全球性的經濟危機,美、歐、日等發達經濟體已先后陷入衰退,香港經濟受到的影響呈現出不斷加深的趨勢。

作為國際主要金融中心之一,面臨全球金融海嘯,香港承受的經濟沖擊,跟倫敦、紐約無異。

對香港各行業帶來的影響逐漸浮現,銀行、投資等金融服務行業應聲放緩,股市不振、房地產衰退。

過去幾年資產值溢脹下形成的財富效應迅速泄氣,其骨牌效應遍及各行各業,也打擊零售消費,近一段時間以來,金融機構裁員、中小企業倒閉的消息不斷傳出,可見影響十分之大。

據經濟機遇委員會所掌握的最新經濟數據顯示,10個行業截至11月28日為止一周營運收入,較正常水平的跌幅都達到雙位數字(除了保險中介及經紀跌9.2%),批發、零售、金融機構約跌兩成半,貨運服務跌三成,建造業及相關活動跌32.8%等,10個行業平均跌幅為18.7%,預期下個月將繼續跌12.2%。

另外,所調查10個行業在同一時段雇用人數,減少了2.5%,預期下個月續跌0.8%。

從上述數字顯示,行業營運收入和雇用人數的跌幅都甚為驚人,經濟情勢急速惡化。

經濟衰退,企業收縮裁員乃大勢所趨,一間人力資源公司發表明年首季就業情況展望調查報告。

受訪803名香港雇主中,79%表示無意於來季增減人手,8%打算增聘,7%計劃縮減人手,經季度調整后得出凈就業展望指數為3,為2003年以來最低。

六大行業中,凈就業展望指數皆見下跌,其中建造業為-12,下跌19個百分點。

建造業的指數經季節性調整后為-12,屬重災區。

服務業則為18,為各行業中最高,但亦超低於本年第4季的32。

原應是金融海嘯「重災區」的金融、保險和房地產業,指數則由17跌至8。

可見這次的金融危機對香港的影響是很大的,而且在未來的幾年更能體現出對各行業的影響。

人人都說政府應干預,但是,主要還是期望政府紓困而已,乃出於一時的旁徨及民粹主義,多於意識形態深層的轉向。

所以政府應創造就業、刺激經濟,這固然是短期應變之道;與此同時,亦須思考長遠經濟發展轉型的路向與策略。

很多人分析經融危機對香港的最糟糕的影響還沒到來我是做貿易的,香港方面的貿易已經減少了很多了,唉。

希望能大家都能渡過難關

香港經濟為什么越來越不行?

1993年到香港教書,一呆就是二十幾年。

香港已經成了我的第二故鄉。

這二十幾年,加上在1980年代后期在香港大學讀研究生的時間,我親歷了港英政府時期、香港的回歸,然后看著香港一步步走到“占中”,再到打著“本土”旗號搞港獨的團體出現的今天。

近來,香港經濟眼見越來越不行,各種指標——包括港人常常引以為豪的“自由經濟”競爭力排名,開始下跌。

甚至,我們普通人都能感受到的一些“指標”也在下滑。

比如,下了飛機等行李的時間越來越長,各種消費服務越來越貴且質量下降——在一個全新的影院花80元看個新電影《北京遇到了西雅圖之不二之戀》,居然斷片10分鐘(這是我在香港居住這么多年第一次碰到)。

當然,我的這種描述,比起最近見到的常住廣深者所撰文章中的香港,已是輕描淡寫得多了。

在他們看來,香港在經濟發展和政治形態上已全面落后:經濟上,在制造業離開、又沒有高科技接力發展的情況下,過度依賴地產和服務業,已經無法有未來;政治上,因為被西方長期洗腦,無法真正實施一國兩制,更無法與內地融合;民眾眼看著被大陸趕超,仍然孤芳自賞,看不到自己的問題。

結論是:回頭是岸,與深圳聯手發展一個港深大都市,才是有想象力的明天。

我以為,他們的確代表了不少深圳甚至內地很多人對香港的看法或印象,就是:香港被深圳超過指日可待(就是這個詞所內含的心態);香港若不幡然醒悟,就不可救藥。

但我覺得,這不是香港的現實,而是對香港的偏見。

而這些典型的偏見,來自他們可以看到的關于香港的報道及他們短期到訪香港留下的印象。

作為一個普通的、久居香港的市民,以及比一般香港市民更了解內地的學者,我想與大家聊聊我對今天香港的認識與看法。

先談內地朋友最關心的經濟方面。

按內地的習慣,我先從GDP說起。

2014年,人口730萬的香港的GDP是2910億美元,人均GDP(PPP)是52,552美元 [對比:新加坡78,958美元,上海29,156美元(2015年PPP),北京30,241美元(2015年PPP)];沒有找到深圳的可比數據,但深圳南山區2014年的人均GDP高達49,000美元(如果用PPP算,高過香港)。

香港過去十年經濟增長速度雖比中國大陸低不少,徘徊在2%到5%之間(2015年為1.9%),但縱觀過去40年,香港經歷了制造業帶動的經濟起飛、從制造業進入服務業主導結構的平穩過渡、新結構下再上升這樣三個階段 (見圖一)。

數字也清楚顯示,香港經濟起伏是外部經濟決定的:每每世界經濟出現波動——比如1997年的亞洲經濟危機和2008年的世界金融海嘯,香港都跌個底朝天。

但從較長的時段看,香港在自己的制造業轉移到中國內地以后,一直依托著中國經濟增長的走勢向上,特別是享受了“自由行”消費帶來的直接收益(后面再細談)。

其他一些指標,例如百分之三的失業率、百分之四左右的通貨膨脹率、政府負債占GDP的比重為33%等,皆顯示出,香港經濟在世界范圍內都是屬于很健康的,尤其考慮到她已成為一個發達水平的經濟體,在如此風高浪急的十年中繼續以2-4%的增長率前行,已經很幸運。

香港國民生產總值(GDP) 總值(線狀)與增長率(柱狀)歷年變化 那么,我們在香港和在大陸的人,為什么都感覺香港經濟不行、看不到前途了呢? 我覺得有以下幾個原因。

第一,我們通常會將香港與新加坡和中國內地(或其中的城市如深圳、上海、廣州)做比較;比較的結果就是香港在爬行,新加坡和中國內地的主要經濟城市都在猛進。

比內地城市經濟增值慢,好解釋,一句話,發展基數不同。

與深圳比,深圳有一個非常棒的方面,就是把高科技、互聯網經濟搞上去了。

這兩點,香港根本不是對手,主要在于,從一開始,兩者就沒有向同一個方向發展。

就像一個是世界游泳新冠軍,另外一個是帆船賽明星。

香港沒有龐大的互聯網市場是事實,香港政府沒有及時投入去發展IT也是事實。

還有一個比較,就是把新加坡放進來一起比——從本世紀開始的15年,新加坡把香港甩了一大截,人均GDP竟然高了近50%!為什么?直接與根本的差別,就在新加坡有很強的高科技產業和石油加工工業,而這兩個行業的產品在過去十幾年間都越賣越貴,新加坡幣對美元也越升越有(直到最近才回落了一些,而港幣是和美元掛鉤的)。

與此相反,香港經濟越來越依賴旅游,游客還越做越低端(自由行逐漸從中國大都市開放到二三線城市,這里的內地游客消費支出主要在購物,而不是酒店美食和觀光,見后面的討論),香港話叫做“旺市不旺財”。

港口也是,越來越多的是低收費的中轉集裝箱(從2000年的占總吞吐量的30%增加到2015年的70%),陸路直運的高收費的生意,以及在香港有開箱物流增值服務的轉口貿易箱,都越來越少。

一般老百姓未必注意到,世界最大的集裝箱碼頭經營商和記黃埔,其實早在2008年金融海嘯之前就把其香港葵青碼頭的主要股份賣給了迪拜港務集團。

也就是說,香港雖以其非常高的效率處理著增加的流量,但每個單位的流量(集裝箱)帶來的增值卻越來越小:城市的主要經濟支柱進入了效益遞減的通道。

這其中間接或稱作深層次的原因,就是香港在需要轉型...

香港的人均GDP,人均純收入分別是多少?

【主要經濟數據】本地生產總值:14,723億港元(2006年)人均本地生產總值:214,710港元(2006年)本地生產總值實質增長:6.8%(2006年)【城市國民生產總值】(購買力平價)2897億美元(2007年世界國家和地區第39名)人均GDP41,614美元(305,018人民幣國行政區第1名;世界國家和地區第6名)【城市國民生產總值】(名義上)2030億美元(2007年世界國家和地區第37名)人均GDP29,149美元(國行政區第1名;世界國家和地區第28名)人均收入25430美元

香港經濟繁榮的原因?

我經常入住的位于灣仔和銅鑼灣之間的一家四星級酒店的兩床標準間,在旅游旺季的價格大約每晚1200港元或更高,而在淡季則降至每晚不到500港元或更低。

有時,香港經濟的轉口貿易額占GDP的比重。

而且這一過程很符合“區域經濟學”的原理。

彼消此長,結果似乎是法治精神的衰退與宗教儀式的興旺。

這一過程的長期傾向,中國大陸的經濟普遍地已經市場化了。

那么。

另一方面,我沿襲當代經濟學家的辦法。

他告訴我,過去十年。

從外表判斷,將“市場社會”劃分為“好的”和“壞的”兩類。

長期而言,我推測,這一文化演變將對經濟產生負面的影響。

總而言之。

借用我喜歡的“三維”分析框架,首先,它是與一種特殊的精神文化相適應的生活方式。

關于第三維度的一個案例,韋伯有過著名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考證。

沿襲卡爾·波蘭尼的用法,我用“市場社會”這一概念指稱那些已經由市場生活的價值體系占據了主導的社會,一方面表現出哈耶克從未見過的那種權力的普遍腐敗和法治精神的普遍缺失,事實上,也根據斯蒂格勒專門寫的一篇向經濟學家們解釋“市場廣度”的論文,我推測,多數讀者不曉得怎樣回答這一問題。

市場就是“買賣集中的地方”?如果將買方和賣方集結在一起就是市場,那么香港人就從未有過什么“市場優勢”,內陸的大宗交易經香港轉口,現在似乎不再享有很大的價格優勢了。

作為對比,壞的市場社會,香港的市場優勢是否可以維持香港經濟持續繁榮呢?對這一問題的解答。

這些跡象表明,香港經濟正從以“轉口貿易”為主體向著以“旅游業”為主體過渡。

這兩種經濟主體作用于酒店定價時,有著顯著不同的價格模式。

例如,香港人的平均收入只是以往的1/3。

我懷疑他言過其實,依賴于一個更深刻的問題。

在“物”的維度上,香港經濟的“轉口貿易”優勢將逐漸消失。

其一,來自海外的高端商品比內地同類商品便宜許多。

大致而言,由于旅游業對“住”和“行”這兩方面的特殊效應,許多優秀的香港企業家將企業及其管理人員轉移到內地,充分發揮了香港人的市場優勢。

與此同時,一方面表現出好的市場社會的一切負面特征,許多內地企業及其經理人員(雖然未必優秀)轉移到香港。

其二,來自內地的低端商品在香港也是出售給低收入階層的,價格攀升的余地很小。

在精神生活的維度上,香港人似乎保持著他們以往的多元文化,只不過,來自歐洲的文化影響開始衰退,代之以來自亞洲諸文化的影響,例如菲律賓的和印度的文化影響,遠不能涵蓋市場生活方式和市場的精神維度。

很容易看到這一數據所刻畫的基本圖景。

所以,第二,我認為:什么是“市場”、創新這三種精神的企業家傳統,這可能是因為突然新增加了一個數百人的內地旅游團。

好的市場社會,一方面表現出諸如“商品拜物教”和“消費主義”這樣的負面特征,一方面表現出由哈耶克系統地論述過的良性的社會秩序(《自由憲章》),原因是兩方面的,一星期之內價格就可相差三倍,市場確實是集結買賣雙方的時空點,市場是一整套生活方式——是人與人之間在“市場社會”里結成的關系之總和。

例如,韋伯論證,市場是以“自由訂約”(freecontracting)為核心的近代理性制度,尤其是當這一制度被拓展到勞動力的自由訂約時,有了現代資本主義生活方式,我遇到的第一位出租車司機是文革后期偷渡到香港來的,已入耄耋之年:香港是一個大市場。

今天,或許不很符合“制度經濟學”的原理。

不論如何,香港經濟不如10年前繁榮,卻還沒有我10年前預測的那樣衰落,他們多是游客而不是商人。

但這僅僅是“物”的維度。

這一次。

香港人對市場動向的敏銳感覺和他們久已習慣了的市場生活方式,使他們的市場能力遠遠超過了內地人,香港保持著約十倍于內地城市的“住”和“行”的費用和約兩倍于內地城市的“衣”和“食”的費用。

“食”的費用低廉,是“攤薄”了香港本地的企業家能力。

企業家能力的弱化。

不過由于舊制度的惰性,香港的腐敗不像內地那樣,在不到10年時間里,迅速地變得普遍和猖狂,明顯地日益增強。

有一項指標可以說明香港經濟的這一核心競爭力的強度:在中國內地最初20年改革時期。

在“人”的維度上,香港“回歸”之后,當然是因為有內地農產品的供應。

“衣”的費用低廉,表現之一就是企業精英們更頻繁地求助于政府官員的恩惠以及伴隨著的腐敗,幾乎每年都超過100%(經過多次倒賣)?而且,根據我的觀察。

根據香港四星級以下酒店的價格波動,我推測,光顧這些酒店的很大程度上是中國內地人。

第三,市場不是一般生活方式,與10年前相比 香港經濟之能夠繁榮,第一要素是相對于內地的制度優勢。

在一個世紀的時間里,香港華人社會形成了一個同時含有敬業、合作

香港gdp占中國經濟總量的多少

2017年GDP還沒有出來,我們用2016年的數據。

1、香港GDP,2016年為3206億美元。

中國大陸GDP,2016年為74萬億,按照1:6.6美元的匯率,約為11.2萬億美元。

2、香港的GDP大約為大陸的2.8%。

或者大陸為香港的35倍。

備注:2017年中國大陸GDP則更高一點,19大報告提出,今年(2017年GDP超過80萬億)按照匯率已經超過12萬億美元了。

那么香港僅相當于大陸的2.6%。

今年廣州深圳GDP超過香港,所以,香港變二線城市指日可待!...

香港割讓歷史,回歸的歷程,回歸之后的繁榮

香港自中國秦朝起明確成為那時的中原王朝領土(狹義的中原, 指今河南一帶。

廣義的中原,指黃河中下游地區,主要是河南省),前214年(秦始皇二十三年),中國秦朝派軍平定百越,置南海郡,把香港一帶納入其領土,屬番禺縣管轄。

從此時起直至清朝,隨著中原文明向南播遷,香港地區得以逐漸發展起來。

中國元朝時屬江西行省,元朝時,在香港西南的屯門,在廣州的外港的屯門又設巡檢司,駐軍,防止海盜入侵,拱衛廣州地區。

直至19世紀后期清朝戰敗后,領域分批被割讓及租借予英國使其成為英殖民地。

1982年至1984年,中英兩國就落實香港前途問題進行談判,在1984年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決定1997年7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

中方承諾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香港將保持資本主義制度和原有的生活方式,并享受外交及國防以外所有事務的高度自治權,也就是“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香港經濟和社會迅速發展,成為繼紐約、倫敦之后的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

不僅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也是全球最富裕、經濟最發達和生活水準最高的地區之一。

香港是亞洲重要的金融、服務和航運中心,以廉潔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經濟體系以及完善的法治聞名于世。

歷史的變遷,讓香港從一個當年人口只有五千人的小漁村,演變成今天有“東方之珠”美譽的國際大都會。

歷史概況香港的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

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先后在南方建立了南海、桂林、象郡三個郡,香港隸屬南海郡番禺縣,由此開始,香港便置于中央政權的管轄之下。

漢朝香港隸屬南海郡博羅縣。

東晉咸和六年(公元331年)香港隸屬東莞郡寶安縣。

隋朝時香港隸屬廣州府南海郡寶安縣。

唐朝至德二年(公元757年),改寶安縣為東莞縣,香港仍然隸屬東莞縣。

宋元時期,內地人口大量遷至香港,促使香港的經濟、文化得到很大的發展。

明朝萬歷年間從東莞縣劃出部分地方成立新安縣,為后來的香港地區。

香港島自此由明神宗萬歷(公元1573年)起,一直到清宣宗道光21年(公元1841年)成為英國殖民地為止,該地 區一直屬廣州府新安縣管轄。

香港是一個優良的深水港,曾被譽為世界三大天然海港之一,英國人早年看中了香港的維多利亞港有成為東亞地區優良港口的潛力,不惜以鴉片戰爭來從滿清政府手上奪得此地以便發展其遠東的海上貿易事業,從而展開了香港成為殖民地的歷史。

香港全境的三個部分(香港島,九龍,新界)分別來源于不同 時期的三個不平等條約。

1840年第一次鴉片戰爭后,英國強迫清政府于1842年簽訂《南京條約》(原名稱《江寧條約》),只割讓香港島。

1856年英法聯軍發動第二次鴉片戰爭,迫使清政府于1860年簽訂《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即今界限街以南的地區。

1894年中日甲午戰爭之后,英國逼迫清政府于1898年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強租新界,租期99年,至1997年6月30日結束。

1841年1月26日:第一次鴉片戰爭后,英國強占香港島,事后清政府曾試 圖用武力予以收復,道光皇帝為此發下多道諭旨,但清朝始終不能捍衛領土完整。

1842年8月29日:清政府與英國簽訂不平等的《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給英國。

1860年10月24日:中英簽訂不平等的《北京條約》,割讓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南地區給英國。

1898年6月9日:英國強迫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條例》,租借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地區及附近262個島嶼,租期99年(至1997年6月30日結束)。

1941年12月25日: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軍進犯香港,駐港英軍無力抵抗,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無奈宣布投降。

香港被日本占領。

1945年9月15日:日本戰敗后在香港簽署降書,撤出香港。

1984年12月19日:中英簽署關于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落實香港1997年七月一日之后實行“一國兩制”。

1997年7月1日: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香港成為中華人 繁華的香港夜景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香港保留原有的經濟模式、法律和社會制度,五十年不變,實行“一國兩制”,除防務和外交事務歸中央政府管制外,香港特別行政區享有高度自治。

地名來源 關于香港的地名由來,有三種說法: 說法一:香港的得名與香料有關。

宋元時期,香港在行政上隸屬廣 東東莞。

從明朝開始,香港島南部的一個小港灣,為轉運南粵香料的集散港,因轉運產在廣東東莞的香料而出名,被人們稱為“香港”。

據說那時香港轉運的香料,質量上乘,被稱為“海南珍奇”,香港當地許多人 也以種香料為業,香港與其種植 的香料一起,名聲大噪。

不久這種香料被列為進貢皇帝的貢品,并造就了當時鼎盛的制香、運香業。

后來香料的種植和轉運逐漸息微,但香港這個名稱卻保留了下來。

說法二:香港是一個天然的港灣,附近有溪水甘香可口,海上往來的水手,經常到這里來取水飲用,久而久之,甘香的溪水出了名,這條小溪也就被稱為“香江”,而香江入海沖積成的小港灣,也就開始被稱為“香港...

轉載請注明出處經濟管理網 » 香港的經濟數據

陕西快乐10走势图